我可刃为兵

光欲眼望穿 尝你三分甜

我完了,也太可爱了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急火攻心的时候一定要学会闭嘴啊,有些气话说出来太伤人了,而且也肯定是有三分真心在说这些话。想到就齿寒

哪有什么非说不可的呢,也只是对着你,我才有这么一筐子小心翼翼想说不敢说的废话啊

其实也等了好几天,不被划到朋友圈也不算什么事
我也好困了
不要灰心丧气啦!!!你的英语还没背完呢!!!
本来也不是该你的   可长点心吧!!!
有这些多余困扰情绪,不如给你的坑底cp捋个剧情
(捋什么剧情,不如直接上车

慢慢明白一切都是有因果缘由的,即使此刻你没有发觉一切似乎毫无联系,以后某个瞬间会惊醒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最近在努力认真的生活,给女孩们有一句没一句的写信。
最近天气太好了,北方秋天干燥温暖的阳光和晚上墨蓝广阔的夜空,视野里坍缩成一个个光点的遥远的星球。看见的这些光线不知道跋涉了多少光年,逃脱了几个黑洞,才偶然出现在眼前。宇宙真是太浪漫了。
秋天也太浪漫了。

我不是个什么坚定的人,一步步妥协顺从,接受一些乱七八糟的规定,也许在稳步成为一个不怎么独特的人。但我也不觉得多么难过,不太想把自己放在一个纠结的境地。

完全交出自己和完全理解别人都不可能存在。
“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”

你是美的世界

(图源自@windforest-kkw  侵删)

你说 “生日当然是和大家一起过呀”

你说“时间还长着呢,以后找机会,我单独唱给你们听”

你说“她们的要求我都会满足的”

你会冲我们招招手然后宽慰的笑又会皱皱脸湿了眼眶

“无言的爱 我偏不敢说 说一句 想和你一起”

你真好啊  漂亮人做着庄严事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你35岁的生日了,是我陪你过的第二个生日,心里有点雀跃但又很安静。我有时候想,30多岁的人怎么能这样成熟坦荡。关键又同时温柔灵动的好看,眼睛幽深洁净 凛冽又迷人,我甚至能捕捉到坚毅的闪光

       你又要长大一岁了,真好

       时间从来没有放过谁,你的笑纹里指节间都是生活,生活的热气。让我停止溃逃,让我有勇气。我们间隔着遥远的距离,隔着屏幕 网页 手指,但我们看到的又是同一个世界,我能看见你。我觉得安慰

       我好像也能听见曾经出现在你耳边的小声音  你说“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”

       和老师同学父母朋友不同,你给予我的支持是另一种的透明坚固

       我是个没有什么特殊才能的人,平凡普通,没有什么突出优点能让人立马记住。这让我常常有点丧气

       但如果我喜欢的人很优秀 这样可以吗?

       是你啊  是王凯啊。我谈起你时总有底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是阿诚哥。周旋四顾,洒然谨慎 似乎永远猜不透抓不住但偶尔也会犯错误。他的感性在充分理智中让人感到真实。阿诚哥在战火硝烟里西装革履,在天翻地覆间垂首静思,他眼里有国家,他是民国山川里锋利又温润的兵气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但我又太喜欢景琰了。他才是“当众孤独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因为高三学校基本不放假欠了很多剧,我零零散散的经过了赵医生,三哥和度总。再后来我见到了双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厚重的棉袍,挺括的军装风衣都出现在他身上。细细长长的手指捏得了白瓷杯也端得了机枪,眼神敛深又狡黠明亮。后来他骑着高头大马出现,一手握缰一手持枪,特别英气 特别骄傲。他加入飞虎队 缓身坐在草垛上,温和柔软像他身后蔓延开来的傍晚的阳光。最后中枪脸上带血的躺在车厢板上费力打出最后一枪,我看着范川一点点血肉丰满起来。
       范川一定程度上像他,身边从未少过风言风语,但一点儿也没阻碍他亮亮堂堂当英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唐川出现的每一刻都是亮堂的,有时候光线突然的转换会让我下意识的眯眼。很多镜头是仰拍   他漂亮倨傲的下颌角。但又不是不近人情的天才,会说笑会惊惧有悲悯。他在桥上奔跑,身边掠过平静日常的生活,掠过他的疑惑,掠过局外的我。他陈述他克制他离开他走向光明,但或者他本身就是光明,他代表着信服代表着安全,他体面整洁自信笃定。唐川没有被石泓打破,他仍然带着山川草木的爽气 带着烟火人间的暖气。
       他是天才,但他落在人间。

       有他的自知 真挚在,人物就能从纸上活过来,像是真实存在。而我们的爱也变得切实可依,
       现在我等着遇见接下来他的每一个角色。


     看他的采访,总觉得他时常处在一种有点疲倦的状态里。语速适中,咬字清晰。没撩他的时候 他自带一点点温和的笑意。一撩他就笑的东倒西歪后槽牙都露出来。

    但你要知道“别人要你灵动的瞬间,而我们爱你疲倦的双眼”

    借王小波的话说,我希望你的灵魂不休不止,我希望你的“自我”永远吱吱的响,翻腾不休  就像火炭上的一滴糖。

    祝您生日快乐

    您就威风凛凛坦坦荡荡的站在山巅吧

生活变得异常柔软  在床上撒泼打滚一天  妈妈还会给你剥柚子蒸米排骨╮(‵▽′)╭    想念费尔明娜和弗洛伦蒂诺那种决绝 情愿 隐秘而持久的对爱的欲念  在泥沼中仍旧闪闪发光的美啊
“冷冰冰的粘稠的雾”(霾)
做地理  山川湖海都有消亡的那一天  速度缓慢而不容置疑的分崩离析  天地玄黄自顾自的运转  身边那些两相温糯的女孩们超群的天赋令我胆寒又怯懦  固步自封叹气

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”

才不会写政治学本  摊手